手机端
当前位置:贵阳夜网 > 国内新闻 >

湖北人返岗难:被劝返、阻拦、举报甚至解聘

终于有可行的返工方式了。自由摄影师冉施立刻带齐各项证明,从滞留了近2个月的湖北省荆州市返回工作地上海。3月21日的雷暴天气持续到晚上9点,他被冻得够呛,想尽快进小区。

据3月24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从3月25日零时起,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而在此之前,湖北省除武汉市外各城市已陆续采取“点对点、一站式”服务为返岗务工人员开辟绿色通道,各省市也相继采取措施助力湖北籍人员返岗。

可冉施还是和近一个月新闻报道中被劝返、阻拦、举报的湖北人一样,被小区工作人员强硬地拦在门外。“一听我是湖北籍,态度就变了,对我恶语相向。”

出于职业习惯,他本能地拿起手机录像。没想到对方立刻动手强抢,争着夺回手机的过程中,他看见围观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言语间反复强调一句话——他是湖北回来的

从高速路口拦到小区门口

冉施是做好了进不去小区的准备的。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湖北人想返岗,除需提供各项健康证明外,还要有务工地所住社区的接收证明。他曾为此在3月初联系上海所住社区的居委会,当时对方便态度强硬,无论他说情还是投诉,都坚决不开证明。

最初他以为自己是个例。上网搜索才发现,同样遭遇的各城市返岗人员大有人在。“社区根本不会给你开接收证明,政策出了湖北省就行不通了。”

直到3月15日接到公司可代替社区开接收证明的通知,冉施的返岗计划才得以推动。3月19日,他等到了荆州市政府的“点对点”包车,当天,国家卫健委公布了3月18日湖北省新增确诊病例0例的消息,那是湖北省的第一个“0”。

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曾在3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望兄弟省市对湖北外出打工的中低风险地区、持有健康码的人员不要再附加其他的条件。”湖北省委书记应勇也曾呼吁“全国各地、全社会善待湖北人民”。

可湖北人的返岗路依旧困难重重。

多家媒体报道显示,湖北省大冶市、仙桃市等中低风险市区的“点对点”大巴车在到达目的地时被劝返,有乘客被迫在大巴车上过夜,还有乘客被勒令只能在车上用塑料袋上厕所,“怕下车传染病毒”。

冉施所坐包车的目的地是湖南省岳阳市,他在那里乘车中转,没有遇到类似问题。不过,考虑到各城市的严防措施和之前居委会的态度,他还是和对接租房事宜的自如管家打了招呼,后者承诺,会在他进不去时安排单独的隔离房间。

湖北人返岗难:被劝返、阻拦、举报甚至解聘

在岳阳市中转上车的大都是湖北人 图/受访者供图

备用方案派上了用场,社区的恶劣态度却远超冉施的想象。在他已经隔离60多天、健康手续齐全的情况下,对方仍然坚持将他拦在门外,这让他相信自己在被差别对待。

临时隔离房间是自如的闲置出租房,没有被子和热水壶。冉施记得自己开着30度的空调,穿着4件衣服,还是冻得睡不着。为分散精力,他只能一直抱着手机刷新闻,湖北人的各式被拦经历映入眼帘,“想想蛮绝望的”。

开通行证明有多难

和费尽周折回到上海的冉施不同,姜岩的四位家人连离开湖北省都做不到。

姜岩居住的英山县隶属湖北省黄冈市,是他们家族的祖籍地。1月中旬,他的叔父、姑姑和两个妹妹先后来这里过年,没想到疫情暴发,一困就是两个月。

作为黄冈下属县市中第一个病例清零的地区,英山在3月初便已成为低风险区,3月13日基本恢复交通。但由于叔父和姑姑都是新疆某兵团职工,单位管理远比地方严格,二人得不到批准手续,只能继续滞留。

两个要分别回贵阳上学、找工作的妹妹则卡在了县防控指挥部。英山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公众号1周前发布的通知中,针对外省务工人员政策,标明了“贵阳市除外”。姜岩提供给中国新闻周刊的办理离县通行证注意事项文档上也有类似说明。

3月21日,多位网友转发了一则称湖北地区人员一律不得返京的媒体报道,还有网友表示,在微博上申请话题#湖北人什么时候可以返京#时,被提示话题“违法”,无法显示。

同一天,姜岩叔父所在单位同意开返疆证明。考虑到返京形势未明,全家决定先带姜岩的两个妹妹一起回新疆。

可妹妹的返疆需求被县防控指挥部再次拒绝,“他们查到我一个堂妹是由贵阳到湖北的,担心她‘曲线赴京’”。姜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方要求家人签一封不赴京承诺书,并找到本县公职人员担保,才能开具证明。

一家人又根据最新指令忙起来。由于“点对点”自驾回新疆要走三四千公里的高速路,需两三个人轮流开车才安全,他们在找担保人之余,还要找拼车的人。

无奈计划赶不上变化。3月23日,姜岩叔父单位的工作人员表示,上级单位仍不允许二人返疆。没有证明便无法通行,一句“不许”,让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现在四个人基本上确定不回疆了”,姜岩说,“继续滞留”。

有人复工,有人被裁

据国家卫建委,截至3月25日24时,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有确诊病例3947例,新增确诊病例67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湖北省新增病例0例(武汉市0例)。

随着各省市“点对点”复工专车陆续开通,回到工作岗位的湖北人已增至十几万。认证湖北健康绿码、安排居家隔离等措施正逐步落实,有滞留武汉市的待返岗人员表示,在3月25日接到了疾控部门的电话,被告知等待具体安排。

3月23日下午,贵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第四十七次会议暨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第十四次会议强调,要着手有序做好滞留湖北人员返京工作并进行医学观察。对开放景区的防疫指导与管理要跟上,继续执行限流措施,做好防疫检查。

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鲍立群表示,滞留湖北有进京需求的有近20万人。返岗人员可在“京心相助”填写返京申请后,通过“点对点”包车和已开通的G488、G4834专列返京。

被禁止进入小区后,冉施曾拨打12345热线投诉,后者于3月23日告知了他可以回家的消息。他记得自己是拎着行李直接进门的,之前态度坚决的小区没再阻拦,也没看任何证明。“所以医院健康证明、小区隔离证明、单位复工证明,其实差不多都是废纸,一次都没有用过。”

回家只是复工的第一步,如今的冉施正在为找一份固定工作发愁。受疫情影响,他无法外出拍摄,不少客户都流失了。加上滞留湖北时亏掉的约8000元上海房租、每月2000元的车贷,继续做自由工作者很难负担。

姜岩的叔父和姑姑没有经济方面的问题,疫情期间,兵团的工资可以正常发放。但他表示,返疆受阻的湖北籍人员还有很多,路程远、私家车少依旧是这些人返岗的大问题。

同样不需为工作发愁的还有滞留在湖北省十堰市的阳格。她已经在3月25日被公司裁掉了。

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任职的医疗公司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主营产品为医疗输注泵。2月疫情严峻时,公司老板曾要求包括她在内的全体商务人员去医院跑业务,并多次转发励志类文章,鼓励员工“狂拜访,狂上单”。

湖北人返岗难:被劝返、阻拦、举报甚至解聘

阳格的公司微信群 图/受访者供图

可当她在湖北滞留到3月时,老板却劝她主动离职,“说岗位都撤销了,别回了”。幸而在反复沟通下,她最终走了合理的裁员程序,拿到1个月的赔偿。

顺利返岗的人越来越多,被劝返、阻拦、举报的事例也在陆续出现。复工考验之下,每一个湖北籍返岗人员都要随着政策的变动不断改变计划。

阳格不想再被卷进无休止的变化中,决定趁这个机会,留在家里陪一陪重病的家人。还要以湖北人身份找工作的冉施没有选择,采访结束时,他特意发来一句话——

希望大家对湖北籍返工人员,不是对虚幻整体无比热爱,对具体个人冷漠残忍。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分享至:

相关阅读